2019年1月7日早上大概8点左右腰酸,感觉不太舒服,后来就开始整理待产包,我婆婆,我妈,我老公一起送我来医院,到了医院去了前台,前台说让先挂门诊,挂了门诊,然后直接进去找医生了,医生给我开了住院单,还说我要生应该还早,让我做胎心监护,我没做,我说我先办住院啊,等办好了再做吧,后来我们就来急诊处办理住院手续,真的是漫长的等待,各种情况的询问,最后终于在11点钟左右安排好了病房,我们这医院双人间280一晚,我办理了双人间,后面证实确实是明智的选择,没有选择便宜的四人间69一晚,等安排好病房后,有个阿姨就带我来病房了,我老公由于之前有安排跟客户见面要去苏州出差,他就走了,留下我妈,我婆婆,还有我在医院了,到了病房,护士给我抽了五六管血,开了b超单和胎心监护单,让我去做检查,由于b超和胎心监护要排队等,而且上午他们上班时间快到了,我就等到下午他们1点上班再去了,下午去做b超显示宝宝有3520克,由于我身高只有155.还是很担心难顺产,后面我就去做胎心监护了,胎心监护显示了几次不规律的宫锁,压力只达到40多,而且胎动少,胎心监护结果显示不满意,然后拿着报告我就回病房给护士了,护士让我先回病房休息,说报告待会给医生看,后来我就回病房了,到了下午三点多,腰开始发酸频率增加,但是肚子不痛,医生过来了,说给我内检,说我宫口还没开,让我回去等,到了下午五点多,感觉我的腰酸频率能达到6分钟左右一次,持续时间20秒,找了护士,护士说我如果5分钟以内,持续时间30秒以上再内检下,由于胎心监护没过,护士在病房给我做胎心监护,胎心监护时能看到大概三四分钟一次,持续时间也有30多秒,等40分钟结束了,找护士,护士让我多做十分钟,等十分钟到了,再找她,她说我已经规律宫锁了,让我多走走,我就下床在走廊走了,走个几步就宫锁,这时候已经晚上七八点了,我就一直在走廊走,护士问我有没有想拉大便,我说没有,让我继续走,说我如果有想拉大便,就千万不要拉出来,要跟她说,后来9点多腰酸的越来越厉害,而且大便感很强,我就和护士说,护士帮我内检,说我开了一指了,让我大便千万不要解,等到10点多,腰酸的实在受不了,大便感很强,又找护士,护士一检查,说我已经开了三指了,让赶紧拿东西去产房待产,把我放在轮椅上,我妈,我婆婆推我去产房了,到了产房大概十一点多,我进去要求打无痛,医生让我换个待产室,我就换了一个,还说打无痛可以有一个人进来陪产,我就让我婆婆进来了,让我妈在外面等,再待产室又是漫长的等麻醉医生,大概11点半左右,麻醉打了进后背,打完麻药大概几分钟就开始不怎么腰酸难受,缓解了很多,观察到宫锁痛大概只有50左右压力,没打之前大概有100多,这时候护士把大灯关了,说让我休息一下,我就休息了,居然迷迷糊糊睡了一小会,等到1点半左右,痛感又强了,这时候观察到宫缩压又到100左右了,找医生能不能加大麻药力量,他们说不行,然后帮我内检,已经开到8指了,让我继续忍,说如果不痛的时候还有大便感再找他们,还有羊水破了再找他们,再估计十分钟左右吧,实在受不了,痛的感觉要死了,我让我婆婆去找他们,医生开了,检查说宫口全开,帮我破水,开始要生了,大概1点半左右,医生说我要开始生了,让我有宫缩就开始用力,大概半小时能生出来,结果我硬是生不出,医生说只能帮我侧切了,我同意了,让我帮我侧切了,我婆婆跑出去了,她说她晕血,医生说怎么没人来陪啊,然我婆婆在旁边帮我擦干什么的,这期间我的意识很模糊,一直在用力,可是还是不出来,最后终于感觉出来了,2点39分,但是撕心裂肺的疼啊,医生说我严重撕裂,说要缝针,后来医生让我婆婆赶紧去把推车推进来,等到缝针的时候,我妈就进来陪我了,我婆婆就出去了,应该是在外面打电话跟他儿子说吧,我妈陪在我旁边,医生一边缝针一边跟我说话,可能也是分散我的注意力吧,我妈也在陪我说话,缝针大概缝了一个多小时,大概4点多终于缝完了,真的是痛啊,期间一直在说我老公怎么不在,我说他出差了,医生了去哪里出差啊,我说苏州啊,她说怎么老婆预产期还安排他出差啊,我说他刚换工作,之前就安排了,而且想着我没那么快生,然后医生说那你老公现在回来也来的及啊,因为苏州到上海也就两三个小时车程,我说我婆婆应该已经让我老公回来了吧,让我说我人太好,说我以后要自己做决定,不要什么都随着老公,不然自己吃亏,说生孩子这种事,这么痛,老公不在,他也感觉不到我的幸苦,我当时听完心里难受死了,我妈也在旁边说我,让我做老婆不要什么都由着老公,不然吃亏的是自己,后来大概五点左右医生观察了以后,就把我推出去了,推到了产房,宝宝也一起回来了,回到产房,看到宝宝在旁边,百感交集,宝宝在旁边哭,让宝宝在我旁边,让他吸我的奶,宝宝安静了,我妈在我旁边陪着我,我婆婆在走廊打电话各种报喜,终于等到天亮了,我问我老公什么时候回来,下一篇继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