嫁人之后,婆婆无耻地找了小三跟我抢夫君!

  • minmin22 2015-7-22 19:10:57

    十二年前,她是平和善良的穆府三小姐,不争不抢却遭迫害昏睡三年。

    三年里母亲枉死,姨娘被扶正室,幼弟呆痴。全府上下无一人过问她的安危!

    所幸还有父亲无微不至地照管她,今朝醒来,她再也不是任人侮辱的小姑娘,姨娘阴险,那便揭穿她的假面具!庶妹恶毒,那就看看谁赢到最后!

    重生归来,她从马车上摔下,生死攸关之际被他所救,捞进怀里。

    世子佳人两两相望,这一世,终究没再错过。

    新婚床榻上,他捧着她晶莹如玉的脸,眸中全是眷恋与怜惜,“雪儿,你终是我的妻!”

    返回女人心情版块>
    全部回复
  • 第一章    苏醒
    天地一片幽暗,穆念雪紧闭着双眼不知身处何处,仿佛掉进了清冷幽深的冰潭里,浑身冷得无法自拔。

      恍惚中头顶照来一片清幽的光,无数场景在她眼前闪现:母亲的枉死、幼弟的不知所踪、表哥宇枫为她浑身浴血,姑母一家全数惨死,最后是她自己,被人扒光了衣服、赤裸着伤痕累累的身躯游街。更叫人无法接受的是她的夫君这个时候还在羞辱、斥骂她!

      在她痛不欲生时,一枚印记斜斜飞进她的额头,好似什么东西注入了她的灵魂,让她有了知觉。

      额发被人摩梭着,穆念雪睁开眼睛,母亲正慈爱温婉地望着她,也不说话。窗扉透出密织如暗绣的光影,光影下母亲的身影竟是虚空的!
  • 去池塘里打水回来的栖月看到昏迷三年的小姐在此时醒了,一盆水哐当一声掉在地上,水花四溅。她也不管了,三步并作两步跪伏到床头,眼中的泪水已是盈盈打转,“姑娘,姑娘你终于醒了。”

      沈氏的身影飘摇不见了,穆念雪还把眼睛盯在虚空里,嘴唇微微蠕动着,“娘亲,不要走......”

      这声呼唤终究是没有出声,耳边好似听到有人在叫她,才将那温润如泉水的眼波移向栖月。这是她熟识的人,倾尽全力照拂她的丫头,哪知后世被那无耻的夫君给坑害了,最后也不得善终。
  • 宝宝已到传好孕 | 准妈妈
    鸡宝宝
  • “姑娘,你怎么样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栖月擦了一把泪水,将兴奋喜悦的心情压下,着人去通知老爷和太太。

      穆念雪看着栖月怔住了,她这是在哪里?好端端地,母亲又怎会消失?混沌之中扫了一眼屋中设施,看到墙上悬挂的一幅江行初雪图才知晓自己所在之地。

      她不知道自己是重生还是预先知道了未来的事情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识清了谁对她好,谁对她耍了阴谋。

      “姑娘,你在看什么?”栖月好奇地打量穆念雪。
  •  “刚才......房间里有一个人,你看见了吗?”一双娥眉微蹙,穆念雪的神思还停留在沈氏离去的幻影上,她想确定一个事实。

      “姑娘,你是说红叶吗?”栖月顿了顿,问。

      穆念雪摇摇头,也无心说出事情的真相。那幻影真的是母亲,她不会看错,可是这里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,想必那是母亲的魂灵吧?

      栖月见穆念雪不答,也没往心里去,大约是她不在的时候有人来过房间。这三年里穆二姨娘被扶成正室,老太太不做主,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穆家还有个三姑娘,所幸还有穆二老爷关心小姐的生死,无论风霜雨雪都要过漓雨苑来看,就是被公事耽搁着也要着人问上好几回。房间里一应铺陈都不能少,就是她们几个丫鬟也要轮流着给小姐翻身、沐浴、剪指甲。
  • 穆念雪想要起身,身子绵软地就似泥人,一丝力气都没有。栖月正要附身搀扶,门廊下立了一个伟岸的身影挡住了大片阳光,直到脚步移开视线才明亮起来。穆二老爷几步跨到床前,用手抬起了穆念雪的胳膊,栖月赶忙垫了个绣花软枕在小姐背后。

      “雪儿,感觉怎么样,可想吃什么喝什么?你刚醒来,身子不舒坦别急着下床,等适应了再启步不迟。”穆二老爷正在书房里忙公事,得到消息扔下笔就赶来了。

      眼前的人宽额广颐,身姿英拔,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,鼻梁高挺,两道墨染的长眉几乎入鬓,满脸都是慈和与关爱,毫无虚伪可言。
  •  “爹......”穆念雪轻呼一声,正要问辰儿的事情,门口响起细碎的脚步声,一阵极清幽的香味随风而来,紧接着就是热闹的笑闹声。

      “三丫头总算醒了,好叫我这些天抄经书、念佛吃斋总算没白费,秋丫头媛丫头也有了伴儿了。”穆二太太进门就说开了,手边还牵着穆念秋与穆念媛。
  • 第二章   姨娘
    看到柳氏虚伪的笑脸,穆念雪才知道以前她错得有多离谱,将贼人当作了亲妈,自己的惨局就是她跟她女儿联手谋划的!心中莫名地就激起一股恨意,牙齿咬紧,恨不能亲手就将她虚伪的面具撕开!

      “老爷也在”穆二太太走到床前,试探得去握穆念雪的柔夷,“雪丫头这是怎么了?手怎么这么凉?”

      穆二老爷闻言情不自禁地蹙眉,关心之情溢于言表。这情景被边上的穆念秋看到,心里哼了一声,一道剜人的目光盯在三姐脸上。
  •  穆念雪往穆念秋脸上瞟了一眼,强自将心中的愤恨压下,轻巧地躲过了姨娘的触摸。

      “爹,我没事。”穆念雪微微阖上眼睫,除了父亲,她谁也不想看到。

      “秋菊,去厨房端碗热参汤来,另外叫人准备好晚膳,要清淡点的。翠萍,你去找柳瑞家的要对牌,从柜子里领两匹上好的布给三姑娘裁两套衣裳。”穆二太太热情地为穆念雪置办衣衫饮食,一会儿工夫丫鬟婆子都忙开了。只有穆念雪心口越来越紧,好似被人揪住了行刑一般,前世她也就是因为柳氏的虚伪才一错再错!今世绝不会再这样错下去!
  •  “难为你想得周到。”穆二老爷感激地握住柳氏的手,这些都是他不曾想到的,发妻去了幸好还有一个人帮他照顾子女。

      穆二太太温恬地笑,一举一动无不贤惠端庄,“老爷说哪里话,这是妾应该做的,雪丫头就跟我的秋儿一样是亲闺女。”

      穆念雪睁开眼睛,穆二老爷的深情脉脉绞着她的心肠,这也只能怪柳氏太能装,人前人后地照管着她。穆念雪扯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,迟早她要让柳氏得不偿失、认错悔改!

      “三姐姐,你好些了吗?”穆念媛伏在床榻边,双手托腮睁着一双圆溜的眼睛问穆念雪。

      穆念雪还未及答应,父亲的手掌已经覆盖在她额头,温暖的触觉将她内心的阴暗都暖化了,“这些天就静养吧,别的不要操心,养好身子再说。”

举报

(举报理由可选)
您还可以输入: 个字

孕迹暖暖 | 孕期APP

让你的孕期有迹可循

前往各大应用市场免费下载,马上体验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