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留学的时候爱上了自己的老师,最后辍学流产回到国.....

  • 野心鱼 2015-6-25 14:41:38
    我写的故事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^O^


    1.妞儿不错
    颜菲拿着手里的兔耳朵发箍连看都没看直接扔到了一边的吧台上,一脸不悦:“我不戴这个。”
    “哎呦,小祖宗,莫少今天会亲自来这里吃饭,你把你那刺儿头给我收收!”李姐从一边的箱子里面找出一个紫色的半脸面具放到颜菲的手里,“喏,这个面具也戴上,没人会认识你。”
    “我就是一切凉菜的,戴这个干嘛?”颜菲还是一脸抗拒,没有一点好脸色,她把身上的旗袍整理好,将围裙仔细的盖上大腿的开叉处,准备回到凉菜操作间,
    返回女人心情版块>
    全部回复
  • 野心鱼
    李姐见颜菲那一副又臭又硬的态度马上转换了语气,声音哽咽,眼圈发红:“你就当帮帮我,今天这事是我负责的,出了一点差池,工作就丢了,我这个岁数...”

    “我就不明白咱们这正规的中餐馆为什么要带这玩意儿!”颜菲知道李姐工作的难处,但是让她带这个发箍跟面具,她真是不愿意,尤其配着身上这淡紫色的高开叉旗袍,这东西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正经人家的女孩子戴的东西,况且她从下在部队大院长大,根正苗红,带上这个,成何体统!
  • 野心鱼
    李姐见颜菲那一副又臭又硬的态度马上转换了语气,声音哽咽,眼圈发红:“你就当帮帮我,今天这事是我负责的,出了一点差池,工作就丢了,我这个岁数...”

    “我就不明白咱们这正规的中餐馆为什么要带这玩意儿!”颜菲知道李姐工作的难处,但是让她带这个发箍跟面具,她真是不愿意,尤其配着身上这淡紫色的高开叉旗袍,这东西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正经人家的女孩子戴的东西,况且她从下在部队大院长大,根正苗红,带上这个,成何体统!
  • 野心鱼
    颜菲最见不得就是有人掉眼泪,她这人从小就是吃软不吃硬,“好啦,我戴着,你别哭了!”

    李姐见目的达到,将兔耳朵发箍跟面具塞进了她的手里,象征性的抹了抹眼角,“我去忙了。”

    颜菲对着李姐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,不情愿的将面具跟兔耳朵带上。

    她戴好之后一个转身,不偏不倚的跟一个迎面走来的人撞到一起,颜菲皱着眉头盯着撞到自己的人,是个高个儿清瘦的男人,她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瞎啊,没看见这有人么!”

    对面的男人错愕了一下,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,颜菲气鼓鼓的从他身边走过去,边走边小声嘟嚷着,“这是什么鬼衣服....”
  • 野心鱼
    被撞到一边的雷霆盯着跟自己擦肩而过那个背影摇了摇头,虽然看不清她的长相,但是耳根的黑痣,是他唯一记住的东西。

    依照传统的审美来看,那纤细的身材穿着旗袍本该是摇曳生姿,怎么到她身上,不伦不类的。

    雷霆心中感叹,莫少这的服务人员似乎该加强素质训练了。

    颜菲回到凉菜操作间看着前台下的订单一一整理好,无一例外,每桌都点了她最拿手的酱牛肉。她拿出下午刚刚做好的酱牛肉熟练的开始称重切成一片片的,在配上调制好的蒜汁,一一陈列到了取菜口,然后按了一下铃铛,示意可以上菜。
  • 野心鱼
    服务生都是一水儿的晚清唐装,服务员都是高开叉的旗袍,只不过会通过颜色来判定员工的工作性质,浅色,是厨师的专用色。

    颜菲曾一度怀疑过莫少的癖好,但是那个人向来狂妄自大,谁见了都会敬而远之。

    所有凉菜上完之后,颜菲解下围裙锤了锤站的发麻的小腿走出凉菜操作间,只不过刚刚迈出一步,就被迎面走过来的男人拉住了胳膊。

    他身边还有几个人,当然,也有这里的老板。

    “呦呦呦,莫少这是哪来的好货色啊,藏的这么深!”男人轻佻的捏了捏颜菲的下巴,“挺水灵的!”

    颜菲本能的用胳膊肘向后击去,不偏不正的打到了男人的鼻子,抓着他的胳膊用力往前一甩,一个华丽的过肩摔就在大家诧异的神色中诞生了。

    男人倒在地上并没有发怒,而是一脸玩味的盯着颜菲,嘴角衔着一丝笑意:“够味儿。”

    颜菲盯着那个男人一脸厌恶,又看了看面前的老板,没理会任何人,又掉头回到了凉菜间,
  • 野心鱼
    2.牛肉不错

    男人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了莫少的身边,一个清冷高瘦的男人淡淡开口,“傅轩,你这多手动脚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?”

    傅轩摸着自己的嘴角,嘶嘶的喊着疼,“雷霆,当老师给你当傻了吧!你看这姑娘的身段,难道心里不痒痒吗?”

    雷霆盯着消失的背影并没有回应什么,他对刚刚那个姑娘的身材没什么印象,倒是她刚刚过肩摔的那个动作,却让他印象深刻,那是国内部队标准的擒拿手法。

    还有,她耳根部有一颗绿豆大的黑痣,那个部位,跟记忆中的某些东西,刚好重合,比如,刚刚撞到自己还骂人的那个小姑娘。
  • 野心鱼
    他一向不多话,自然也没问莫少这个女孩子的来历。

    莫少张罗几个人进了包间,看着一边愣神的雷霆问到,“我新研究的风格,旗袍兔耳朵面具美少女,有兴趣?”

    “看不见脸,挺好玩的!”雷霆拿着手里的一个打火机把玩着,跟着莫少进了包间。

    雷霆看着一桌的中国菜食欲大振,对着其中一道酱牛肉更是连夹了好几口,这道菜酱味浓厚,肉质香醇,十分好吃。

    他话不多,席间全是莫少跟傅轩在聊,他们的内容无非就是生意方面的各种问题还有解决办法,雷霆不参与,只是安静的吃饭。
  • 野心鱼
    傅轩的筷子敲了敲盘子,十分不满:“雷霆,你进门就顾得吃,怎么不说话!”

    雷霆的筷子定在酱牛肉的盘子的上空,嘴角难得上扬,“这牛肉不错。”

    “我看你真是当老师当傻了!”傅轩虽然这么说,但是筷子也伸向了酱牛肉的位置,夹了一块品尝,片刻之后,盯着已经空了一半的盘子说,“确实不错。”

    莫少看着雷霆大快朵颐,欲言又止:“雷霆,最近雷家那里好像有什么问题,黑的白的都干,我听说国内有关部门已经盯上了。”

    “那跟我有什么关系!”雷霆回答的云淡风轻,无框眼镜下面一双墨色眼眸只盯着碗里面的食物,一脸的满足,“再来一碗饭。”

    他们都了解雷霆的性子,莫少没辙,傅轩也不敢多嘴。

    莫少按响了服务铃吩咐给雷霆添饭,又加了一盘酱牛肉。
  • 野心鱼
    颜菲回到厨房穿上围裙,想到刚刚那个人轻浮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,虽然这种事情从没发生过,李姐也将她保护的很好,但是每天都穿的这么奇怪,能不让人想入非非嘛!

    她伸手将脑袋上面的兔耳朵跟面具摘下来,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里面。

    平板电脑上面显示有房间加酱牛肉,颜菲带上一次性的塑胶手套,开始忙活。

    她其实还蛮喜欢现在的工作,莫少知道她是留学生,对于工作时间没有强制性要求,只要晚上能在就行,报酬也合理的很,就是这癖好.....颜菲摇了摇头,哎不想了,大不了她躲在后厨不出去就是了。

    “颜菲,刚你摔了莫少的朋友,小心一会来找你麻烦!”服务生小可手敲着流理台的桌面,一脸神秘,“你知道那人是谁吗?傅家的公子,国内做电影的,厉害着呢!”

    “难怪看起来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!”颜菲小声的嘟嚷着,无意间又看了一眼垃圾桶里面的面具跟兔耳朵,一脸的厌恶,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”

举报

(举报理由可选)
您还可以输入: 个字

疯狂造人 | 备孕怀孕APP

其实,怀孕可以很简单

前往各大应用市场免费下载,马上体验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