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嫁给小三老公的故事!

  • 侯琪雅 2015-5-1 09:08:46
   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无处宣泄的秘密,一定会有个角落,收留你那些脆弱的伤悲、孤独的欢喜。

      失败的婚姻

      我跟王肃(化名)再婚半年后,才终于下定决心搬进他家。那时,我女儿和他的关系已经渐渐亲近,而我们也实在需要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。

      那天清晨,王肃特意雇了一辆小货车来帮我们拉东西。8岁的女儿问我:“妈妈,我们到了王叔叔家后,就不用再搬来搬去了吧?”

      我的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,回想起这些年来,我和女儿东奔西跑,回过县城的娘家,寄住在闺蜜的房子里,也住过脏乱差的出租屋,确实对不起年幼的女儿……我半晌都说不出话来。

      王肃赶忙替我回答:“当然啦,那里以后就是你的家!”

      我感激地望着他,内心深处涌上一股暖流,幸好我和他能走到一起,能拥有一个坚固的依靠。

      王肃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,他搂了搂我的肩:“一切都过去了,我们要往好的方向看。”

      是的,我们两人,经历了太多不堪的过往,在亲朋好友眼中,我们再婚是件不可思议的事。而更多不明就里的人,则唾弃我们的爱情,甚至把我视为破坏别人家庭的“小三”。

      其实,真正被破坏家庭的是我,“小三”是王肃的妻子!

     
    返回女人心情版块>
    全部回复
  • 侯琪雅 | 怀孕 (40周)
     2012年,当前夫从我的存折中取走最后一笔钱时,我意识到问题严重了。那时我们还没离婚,但我们的婚姻早就风雨飘摇。常有熟人暗地里告诉我:“你得防着点你老公,他好像在外边有女人了!”



      我一点也不惊奇丈夫会出轨,因为他的本性就是如此—喜欢美女,喜欢花天酒地的生活,喜欢吹牛装豪气。只怪我当时年纪小,被他帅气的外表迷惑,一门心思想要嫁给他,也认为自己有能力矫正他的性格,让他从此对我专情。



      事实证明,我非但没改变他,反而让他变本加厉。



      记得新婚半年,某次他喝醉后跟我吵架,我哭着问他:“既然你这么没责任心,也不够爱我,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?”



      他竟很直白地说,起初是因为我感动到他了,我对他的好,对他的包容,其他女人都做不到,而且我还那么低三下四地求着他结婚……后来,是因为我父母答应帮他买一辆二十万的车子……



      我这才恍然大悟!原来我在他心中的价值,仅仅等同于那辆车子!他到底爱不爱我,这个问题,恐怕他自己都难以回答。也许,婚姻对于他是一瞬间的冲动,但对于我,却是一辈子的依靠!



      本以为女儿出生后,他能收敛他的行为,不再夜夜笙歌。可是他没有尽到一点做父亲的责任,半夜里回来还嫌女儿吵,半开玩笑地说要喂她喝酒,让她安静下来。



      这样的男人,实在太可怕。



      现在回过头想想,他图的无非是我家里有点钱。我父母在县城做生意,不算大富大贵,但也家底丰厚。父母都不太喜欢他,但看见我为他要死要活的,他们只能妥协,他们答应帮他买车,答应借钱给他做生意,无外乎就是想让他对我好一点。



      我还算有骨气,我跟父母说:“他一定能赚到钱,你们对我的帮助,就到此为止,以后我们自己买房,自己供养孩子。”



      我遵守了这份承诺。婚后5年,我自食其力,跟闺蜜合开了一家儿童用品店,生意不错,也存了一笔钱。我的打算是,丈夫赚的钱用来买房子,我存的钱用来给女儿做教育基金。



      可是,他却一次次地挪用我的存款,直到把最后一笔钱取光。这意味着,他很有可能要“携款潜逃”!



      东躲西藏的生活



      在我的追查和逼问下,他终于承认他出轨了。对方和我同龄,也已经结婚,只是还未曾生育。他很喜欢那个女人,她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情。



      他说把我的存款拿去“放贷”了:“你急什么,等我赚了钱,就还你!”



      几天后,他失踪了。我发疯似地到处寻找他,却一直没有他的下落。后来,他的一个哥儿们实在看不下去,才偷偷告诉我,他和那个女人去韩国旅游了!



      拿着我的钱,跟别的女人风流快活,我再也控制不住怒气,决心跟他拼个鱼死网破。我逮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刚从韩国返回柳州,准备到宾馆开房。我冲上去就准备给那女人一耳光,却被他用力推开。



      女人趁乱坐上一辆出租车跑了。



      当他扔下我,逃离现场时,我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,那是我哭得最难看的一次,撕心裂肺,生不如死。



      最糟糕的事终于发生—我和他分居不久后,追债的人找上门来。说他欠了一大笔钱,还用我的店铺做了担保。我始终联系不上他,他又一次人间蒸发了。



      他哥儿们告诉我,他根本不是拿钱去“放贷”,而是和“小三”一起参与赌博,两人有钱时挥金如土,没钱了只好跑路!



      追债的人凶狠蛮横,天天到我住的地方闹事,还去我的店铺里砸东西。我带着女儿,不停地搬家、换地方,为了不牵连闺蜜,我只能从店里退股,从此和她分道扬镳。



      我回过娘家住了一段时间,可我实在不想欠父母太多。哥哥嫂子很直接地告诉我,他们不允许我再占父母的“便宜”,他们说这些年,我前夫不断地问我父母要钱,他们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了。



      逼到绝境时,我得到了“小三”家的住址。我想,既然她也有老公,既然她破坏了我的家庭,那我为什么不能去找他丈夫麻烦?



      那天夜晚,我敲开了“小三”的家门。当我气势汹汹地站在门口等待时,出来的却是个斯文瘦弱的男人。他就是王肃。



      王肃好像天生有种令人镇定的特质,当他平静地望着我时,我的躁动居然就这样被抚平。他淡淡地说:“进来吧,有什么事,你慢慢说。”



      我决定采取悲情战术,坐在他家的沙发上,我向他哭诉了我的整个经历。然后问他:“你知道你妻子是这样的女人吗?你知道他背叛了你,勾引别人的老公吗?”



      他轻声叹息:“我知道。”



      原来,在他妻子跟我丈夫勾搭到一起之前,她就已经背叛过他一次。而且还是被他亲自看到了。他难堪极了,悲痛又绝望。



      他们很快协议离婚,她拿走了全部存款,把房子给了他。她央求他,让她继续在这里住一段时间,直到她找到新住处。



      “结果,新住处她没找着,却找到了新男人。”王肃自嘲地笑笑。



      我来找王肃的本意,是想让他替妻子还钱,可他们早就离婚,从法律的角度来说,他完全不用承担前妻的债务。可除了他,我还能找谁要钱?



      我跟王肃谈论到债务的时候,女儿突然打来电话。电话那头,她用细弱可怜的声音说:“妈妈,我想你,我好几天没见你了。”



      眼泪顿时夺眶而出。为了“讨债”和躲藏,我把女儿托付给闺蜜,我不配当个好妈妈。



      王肃好像被这个场面触动到,他问我:“你有孩子?”



      那晚,我从王肃家离开时,他用电动车搭着我,去银行取了他存折里所有的钱。那些钱不多,可我却满心感激,甚至对他有些愧疚感。



      未来充满阳光



      不久后,我接到王肃的电话。他说:“我前妻给我发了信息,问我借钱。她还在柳州。很可能你丈夫跟她在一起!”



      王肃从他前妻那里得到一个地址,骗她说会上门给她送钱。“你找几个朋友,我陪你一起过去。”



      在王肃的帮助下,我终于见到了我丈夫。他们住在市郊的一所民房里,看到我和王肃同时出现,他们都震惊了。王肃做协调人,我的几个朋友做见证,丈夫签下了离婚协议,同意跟我彻底了断。



      王肃还要他当场给那些追债人打电话,让他们从此不要找我麻烦。



      我以为我足够坚强,不会难过,可从出民房里出来,背后传来丈夫嘶吼的叫骂声,还有那个女人的诅咒声时,我突然双脚一软,跌坐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

      王肃扶着我,不断地重复着:“你要向前看,你要多为你女儿着想。”



      几个月后,我和丈夫的离婚官司结束,我的生活逐渐恢复平静。手头上的余钱不多,可我却感到格外安心、踏实。



      那天傍晚,很巧合的,在我接女儿回家的路上,我碰到了王肃。我有些腼腆尴尬,他却大大方方地和我打招呼。临别时,我突然叫住他:“你,你跟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吧,我做菜,还没有正式谢过你。”



      他再三推辞,可女儿也在一旁说:“叔叔,你跟我们吃饭吧,我们家里好久没客人了。”他思考片刻,最终同意了。



      那次之后,我和王肃经常在傍晚相遇,才发现他的单位就在我新租的小区旁边。他下班时,我正好接女儿放学。见面的次数多了,我们也熟悉起来。



      除夕那天下午,街上冷冷清清,我到小区门口的超市里买酱油,突然碰见了王肃。他提着一袋零食,正走出超市。我惊讶地问他:“今天你还上班啊?”



      “是啊,刚下班。”



      我问他为什么不回父母家。他笑,说他不是本地人,春运回家一是折腾,二是怕父母见了他这副模样,反而更担心。



      他又问我,怎么不回县城家里过年,我眼眶红了,哽咽道:“不想给他们添麻烦……”



      我们就这么愣愣站住街边,沉默了好久。然后我们异口同声地说:“一起过除夕吧!”



      出租屋里,我们一起做饭,一起贴春联,女儿好像很开心,一直围在他身旁,抢着帮他做事。他用面粉捏出小兔、小猪,逗得女儿哈哈笑。



      鞭炮声渐渐消散,我送他出门时,陪着他在烟雾缭绕的街道上走了一小段。我问他,那么喜欢小孩,为什么没跟前妻生一个?



      “有过一个……可她不愿意要,瞒着我去医院做了手术。”他说,“都过去了,虽然偶尔会感慨,但现在我更想好好过自己的生活。”



      除夕过后,我感觉我和王肃的关系变得有些不一样。我什么事都求助于他,他也总是第一时间赶过来,帮我修理电器,接送我下晚班,陪我女儿过生日。女儿说:“王叔叔比爸爸还好。”



      我们相恋时,我很在意别人的眼光,他却总是坚定地握住我的手。他说,心中坦荡,管别人说什么。在王肃的努力下,我和父母的关系也逐渐修复,他们很喜欢这个“新女婿”,说他为人谦逊又懂礼。



      我们准备办理结婚登记时,得知我前夫和他前妻分手了,两人都一身债务,各奔东西。突然之间,我们感慨万分,有时命运为我们安排了一条曲折的路,可不到最后,谁知道我们是跌落深渊,还是面朝阳光。



      婚姻,惟有彼此珍惜,才能相伴到老。
  • 吉祥三宝贝
    你说的我有点蒙了?最后那句话!男方的前妻是第三者?是什么意思?你是说他们在你俩结婚后还藕断丝连吗?
  • 侯琪雅 | 怀孕 (40周)
    rongping5151518 发表于 2015-05-01 09:16

    你说的我有点蒙了?最后那句话!男方的前妻是第三者?是什么意思?你是说他们在你俩结婚后还藕断丝连吗?
    不是,我又更新了,还没显示,,还是看吧,说了没意思了!
  • 侯琪雅 | 怀孕 (40周)
    大碗茶☕ 发表于 2015-05-01 09:22

    小说吗?
    一个故事,
  • 吉祥三宝贝
    宝儿然然 发表于 2015-05-01 09:24





    应该是小三破坏了她的家庭,后来她跟小三的老公结婚了。是这样吗?
    不知道?她也没说明白,不是说还有后续吗?
  • 侯琪雅 | 怀孕 (40周)
      他竟很直白地说,起初是因为我感动到他了,我对他的好,对他的包容,其他女人都做不到,而且我还那么低三下四地求着他结婚……后来,是因为我父母答应帮他买一辆二十万的车子……



      我这才恍然大悟!原来我在他心中的价值,仅仅等同于那辆车子!他到底爱不爱我,这个问题,恐怕他自己都难以回答。也许,婚姻对于他是一瞬间的冲动,但对于我,却是一辈子的依靠!



      本以为女儿出生后,他能收敛他的行为,不再夜夜笙歌。可是他没有尽到一点做父亲的责任,半夜里回来还嫌女儿吵,半开玩笑地说要喂她喝酒,让她安静下来。



      这样的男人,实在太可怕。



      现在回过头想想,他图的无非是我家里有点钱。我父母在县城做生意,不算大富大贵,但也家底丰厚。父母都不太喜欢他,但看见我为他要死要活的,他们只能妥协,他们答应帮他买车,答应借钱给他做生意,无外乎就是想让他对我好一点。



      我还算有骨气,我跟父母说:“他一定能赚到钱,你们对我的帮助,就到此为止,以后我们自己买房,自己供养孩子。”



      我遵守了这份承诺。婚后5年,我自食其力,跟闺蜜合开了一家儿童用品店,生意不错,也存了一笔钱。我的打算是,丈夫赚的钱用来买房子,我存的钱用来给女儿做教育基金。



      可是,他却一次次地挪用我的存款,直到把最后一笔钱取光。这意味着,他很有可能要“携款潜逃”!



      东躲西藏的生活



      在我的追查和逼问下,他终于承认他出轨了。对方和我同龄,也已经结婚,只是还未曾生育。他很喜欢那个女人,她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情。



      他说把我的存款拿去“放贷”了:“你急什么,等我赚了钱,就还你!”



      几天后,他失踪了。我发疯似地到处寻找他,却一直没有他的下落。后来,他的一个哥儿们实在看不下去,才偷偷告诉我,他和那个女人去韩国旅游了!



      拿着我的钱,跟别的女人风流快活,我再也控制不住怒气,决心跟他拼个鱼死网破。我逮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刚从韩国返回柳州,准备到宾馆开房。我冲上去就准备给那女人一耳光,却被他用力推开。



      女人趁乱坐上一辆出租车跑了。



      当他扔下我,逃离现场时,我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,那是我哭得最难看的一次,撕心裂肺,生不如死。



      最糟糕的事终于发生—我和他分居不久后,追债的人找上门来。说他欠了一大笔钱,还用我的店铺做了担保。我始终联系不上他,他又一次人间蒸发了。



      他哥儿们告诉我,他根本不是拿钱去“放贷”,而是和“小三”一起参与赌博,两人有钱时挥金如土,没钱了只好跑路!



      追债的人凶狠蛮横,天天到我住的地方闹事,还去我的店铺里砸东西。我带着女儿,不停地搬家、换地方,为了不牵连闺蜜,我只能从店里退股,从此和她分道扬镳。



      我回过娘家住了一段时间,可我实在不想欠父母太多。哥哥嫂子很直接地告诉我,他们不允许我再占父母的“便宜”,他们说这些年,我前夫不断地问我父母要钱,他们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了。



      逼到绝境时,我得到了“小三”家的住址。我想,既然她也有老公,既然她破坏了我的家庭,那我为什么不能去找他丈夫麻烦?



      那天夜晚,我敲开了“小三”的家门。当我气势汹汹地站在门口等待时,出来的却是个斯文瘦弱的男人。他就是王肃。



      王肃好像天生有种令人镇定的特质,当他平静地望着我时,我的躁动居然就这样被抚平。他淡淡地说:“进来吧,有什么事,你慢慢说。”



      我决定采取悲情战术,坐在他家的沙发上,我向他哭诉了我的整个经历。然后问他:“你知道你妻子是这样的女人吗?你知道他背叛了你,勾引别人的老公吗?”



      他轻声叹息:“我知道。”



      原来,在他妻子跟我丈夫勾搭到一起之前,她就已经背叛过他一次。而且还是被他亲自看到了。他难堪极了,悲痛又绝望。



      他们很快协议离婚,她拿走了全部存款,把房子给了他。她央求他,让她继续在这里住一段时间,直到她找到新住处。



      “结果,新住处她没找着,却找到了新男人。”王肃自嘲地笑笑。



      我来找王肃的本意,是想让他替妻子还钱,可他们早就离婚,从法律的角度来说,他完全不用承担前妻的债务。可除了他,我还能找谁要钱?



      我跟王肃谈论到债务的时候,女儿突然打来电话。电话那头,她用细弱可怜的声音说:“妈妈,我想你,我好几天没见你了。”



      眼泪顿时夺眶而出。为了“讨债”和躲藏,我把女儿托付给闺蜜,我不配当个好妈妈。



      王肃好像被这个场面触动到,他问我:“你有孩子?”



      那晚,我从王肃家离开时,他用电动车搭着我,去银行取了他存折里所有的钱。那些钱不多,可我却满心感激,甚至对他有些愧疚感。



      未来充满阳光



      不久后,我接到王肃的电话。他说:“我前妻给我发了信息,问我借钱。她还在柳州。很可能你丈夫跟她在一起!”



      王肃从他前妻那里得到一个地址,骗她说会上门给她送钱。“你找几个朋友,我陪你一起过去。”



      在王肃的帮助下,我终于见到了我丈夫。他们住在市郊的一所民房里,看到我和王肃同时出现,他们都震惊了。王肃做协调人,我的几个朋友做见证,丈夫签下了离婚协议,同意跟我彻底了断。



      王肃还要他当场给那些追债人打电话,让他们从此不要找我麻烦。



      我以为我足够坚强,不会难过,可从出民房里出来,背后传来丈夫嘶吼的叫骂声,还有那个女人的诅咒声时,我突然双脚一软,跌坐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

      王肃扶着我,不断地重复着:“你要向前看,你要多为你女儿着想。”



      几个月后,我和丈夫的离婚官司结束,我的生活逐渐恢复平静。手头上的余钱不多,可我却感到格外安心、踏实。



      那天傍晚,很巧合的,在我接女儿回家的路上,我碰到了王肃。我有些腼腆尴尬,他却大大方方地和我打招呼。临别时,我突然叫住他:“你,你跟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吧,我做菜,还没有正式谢过你。”



      他再三推辞,可女儿也在一旁说:“叔叔,你跟我们吃饭吧,我们家里好久没客人了。”他思考片刻,最终同意了。



      那次之后,我和王肃经常在傍晚相遇,才发现他的单位就在我新租的小区旁边。他下班时,我正好接女儿放学。见面的次数多了,我们也熟悉起来。



      除夕那天下午,街上冷冷清清,我到小区门口的超市里买酱油,突然碰见了王肃。他提着一袋零食,正走出超市。我惊讶地问他:“今天你还上班啊?”



      “是啊,刚下班。”



      我问他为什么不回父母家。他笑,说他不是本地人,春运回家一是折腾,二是怕父母见了他这副模样,反而更担心。



      他又问我,怎么不回县城家里过年,我眼眶红了,哽咽道:“不想给他们添麻烦……”



      我们就这么愣愣站住街边,沉默了好久。然后我们异口同声地说:“一起过除夕吧!”



      出租屋里,我们一起做饭,一起贴春联,女儿好像很开心,一直围在他身旁,抢着帮他做事。他用面粉捏出小兔、小猪,逗得女儿哈哈笑。



      鞭炮声渐渐消散,我送他出门时,陪着他在烟雾缭绕的街道上走了一小段。我问他,那么喜欢小孩,为什么没跟前妻生一个?



      “有过一个……可她不愿意要,瞒着我去医院做了手术。”他说,“都过去了,虽然偶尔会感慨,但现在我更想好好过自己的生活。”



      除夕过后,我感觉我和王肃的关系变得有些不一样。我什么事都求助于他,他也总是第一时间赶过来,帮我修理电器,接送我下晚班,陪我女儿过生日。女儿说:“王叔叔比爸爸还好。”



      我们相恋时,我很在意别人的眼光,他却总是坚定地握住我的手。他说,心中坦荡,管别人说什么。在王肃的努力下,我和父母的关系也逐渐修复,他们很喜欢这个“新女婿”,说他为人谦逊又懂礼。



      我们准备办理结婚登记时,得知我前夫和他前妻分手了,两人都一身债务,各奔东西。突然之间,我们感慨万分,有时命运为我们安排了一条曲折的路,可不到最后,谁知道我们是跌落深渊,还是面朝阳光。



      婚姻,惟有彼此珍惜,才能相伴到老。
  • 侯琪雅 | 怀孕 (40周)
    rongping5151518 发表于 2015-05-01 09:26

    不知道?她也没说明白,不是说还有后续吗?
    有,这样的故事才精彩!
  • 侯琪雅 | 怀孕 (40周)
    宝儿然然 发表于 2015-05-01 09:24





    应该是小三破坏了她的家庭,后来她跟小三的老公结婚了。是这样吗?
    是,怎么还没显示,真讨厌
  • 侯琪雅 | 怀孕 (40周)
    rongping5151518 发表于 2015-05-01 09:16

    你说的我有点蒙了?最后那句话!男方的前妻是第三者?是什么意思?你是说他们在你俩结婚后还藕断丝连吗?
    你没看懂,别人以为她是小三,其实她才是被破坏婚姻的受害者,

举报

(举报理由可选)
您还可以输入: 个字

疯狂造人 | 备孕怀孕APP

其实,怀孕可以很简单

前往各大应用市场免费下载,马上体验吧~